格格党 > 老子只想活着 > 008 祸

008 祸

        “你怎么在这里?”

        柳如烟上前插嘴道,或许是出于内心的愧疚,仓促的相逢,她的身形略显慌乱。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楚子河反问,这个问题还当真可笑,对于眼前的女子,楚子河也说不清内心的感受,既爱过,也恨过。

        “是……的确,是我唐突了。

        感觉出了楚子河对自己的恨意与冷漠,柳如烟魅惑的脸色流露着几分苍白,她扶持着身后的少年,在呼吸中稳定自己的身型。

        对于周围的人而言,这场明显对话无谓就是一幕老掉牙的三角剧情,没人在乎过程,他们只会对这幕剧情中的血家少爷的选择与结果感兴趣。

        血凤凰的脸上浮现了不悦,扫视了一眼楚子河,温和的面目下,隐藏着只有自己能够感受到寒意和歹毒。

        心里开始盘算着如何掌控眼前的局势,报警,告他个袭人罪,他不想这样太无趣,玩,就要玩的刺激些,这样才有乐趣。

        跟我斗,我让你知道什么叫不该后悔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柳如烟,这位是?可以介绍认识吗?”

        “啊?”

        柳如烟没有想到血凤凰会突然演上这样一出,转过了心神,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没事,只是一个熟悉的朋友而已。”

        “原来是这样!既然是你的朋友,介绍一下吧?”

        血凤凰貌似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案。

        而楚子河,耳边还在不断回荡着柳如烟的那句话,‘没事,只是一个熟悉的朋友...’。

        “没必要在意一个平凡之人的较劲,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柳如烟选择了漠视,皓齿深咬了一下自己下唇,只希望眼前的这个少年尽快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你还站在这里干嘛,还不快滚!”

        她上前呵斥,用一副陌生人的眼光注视着楚子河。

        楚子河没有动,眼神复杂的望着眼前少女,他已经输得一败涂地,可是,他不想连最后的尊严都要靠眼前的女子来挽留。

        “可怜,你大可不必,今日之始,你我已是井水不犯河水。”

        当话说出口,楚子河的心房狠狠颤抖了起来,那股钻心般的疼痛无法言说。

        四目相对,他似乎再从柳如烟的眼眸中看到半分涟漪。

        缘来你我罄难尽,从此阡陌皆路人!

        突然间,又似乎是开了窍,楚子河得到短暂的释然,既然已经分了,就没必要息相互纠结。

        “看到没?你的好心似乎被别人当成了驴肝肺。”

        血凤凰目有深意的看了眼柳如烟,这场跳梁般的小丑闹剧,他虽不放在心上,但戏已开场,自当不应错过。

        “没必要为此少了雅兴,我们走吧……”

        柳如烟勉强一笑,玉臂纤细,牵搂上凤凰臂膀,希望尽快远离这是非之地。

        “怎么,好戏还没开始,你急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我哪有。”

        她连忙否认。

        “只是觉得有点尴尬。”

        “尴尬,我到不觉得。”

        他挑逗起柳如烟的下巴,眼神中蓦地骤现一种戏谑般的森然,语气说不出的冰冷。

        “我看你是心疼了吧,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既然惹到了我的头上,自然要收些本利,你给我乖乖的看着就行。”

        柳如烟娇躯僵硬在了那里,动也不敢一动,她从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了杀意。

        他虽没有正眼的望眼自己,周身仿佛有数百只恶狼紧盯着她,只需要待他一声令下。

        两人的绵绵碎语,充满暖味的身姿,引起周围不少少女的泛滥之心。

        有人欢喜有人愁,这一幕在楚子河的眼中,更像是赤裸裸的打脸。

        六年,六年的守护,在物质的面前换来的只是这样的一句话。

        六年,足足六年,自己对感情付出的一切又得到什么,只有那么一两句话与那伤人的七个字。

        “柳如烟,你够绝情!”

        心中怒火蔓延,他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只有几字,可是,却是楚子河倾尽了所有的勇气与力气。

        可是,他不知道,这恰恰又正中对方下怀。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他出手就是一拳,快如闪电,空气摩擦产出强烈的波动,无人看清他出手的痕迹。

        下一秒钟,楚子河化成一道华丽的弧线,倒飞了出去。

        “噗!”

        一口鲜血吐出,楚子河感觉体内彻底的乱成了一团,血凤凰的这一拳足足打断了他五根肋骨,尽管体质良好,这一拳也相当要去了半条小命。

        这一拳看似严重,楚子河心里明白,对方留了手,否则,单凭这副孱弱的身子板,早已横死当场。

        “你问我是什么东西,那么我想……问你一句,你又是什么东西!”

        楚子河淬吐出一口血水,胸间气血翻涌,被他强行压制了下来,不是怕死,而是,他量定对方不敢如此大张旗鼓杀了自己,他是慎城文院的尖子生,深受老师和校领导的重视。

        对方是古武者,那又如何,因为,现在的华夏,依旧还保留着法制。

        看到倒在地上的楚子河,血凤凰没有再出手,刚才的一拳,力道让他控制的十分巧妙,不至于死去。

        好戏还在后面,扫了他血凤凰的兴致,不是这么容易就能了结。

        “我知道你是谁?我也可以告诉你,在我眼中,你就像一条狗,我要杀了你是轻而易举。”

        血凤凰的嘴角掀起一丝嘲弄的弧度,手指分别射出了三道气劲,分别切入了楚子河关元、三阴、涌泉三大穴海。

        楚子河只感觉一股热劲冲击着三处,传来刺痛般的烧灼感,一瞬间全身软弱无力。

        “是不是感觉身体的某些部位刺痛麻痹,全身软弱无力,我连废你身上三大要穴,不会致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死,只会造成血气不通,长期以往你会慢慢的感觉身体上的一些变化。”

        楚子河听闻,心里咯噔一下,强烈的不安在心间涌现。

        “我很期待四五个月后,你变身的样子!”

        血凤凰的这句话带给楚子河的只有深深的绝望,就像印证了论坛上的某些字眼。

        这感觉,不在乎生不如死!

        “他只是一个小丑,你又何必自降身份去多此一举!”

        柳如烟,细语在血凤凰的耳边诉说,楚子河听不到,只能看到她的动作是十分的暧昧。

        血凤凰在笑,纤细的右手再次托住了柳如烟的下巴,眼神中尽是贪婪。

        “是吗?我倒不是那么不觉得,看来你对这个无用的男人挺在意的,既然他如此无用,那就让他变成真正的无用,有何不可。。”

        他的声音在柳如烟的耳边细细碎语,却让柳如烟心里腾升一股死亡的寒意。

        “你……”

        柳如烟岂能不理解血凤凰的话外之意,这个表面温和尔雅的少年,其手段狠毒的让她不寒而悚。

        “你应该庆幸,要清楚自己的立场,若不是你是某人点名要的人,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可以把你办了,所以,给我识趣些。”

        这是他对柳如烟最后的告诫。更胜威胁。

        周边,一声声的嘲讽清晰的回荡在楚子河的耳边,今日耻辱,历历在目刻在他的心底。

        他忍受全身的痛处,微微颤颤站立起来,脑海里凭借着一股意念支撑着自己,今日,他们带给自己的耻辱,往后必双陪奉还!

        所以自己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耻辱在活命的面前不算什么,尊严他日必将用鲜血偿还,麻木的疼痛化成求生的欲望,对于周围的一切楚子河不再理会。

        柳如烟不语,眼中朦胧的水雾,只有自己知晓。

        “有意思,命挺硬,那就慢慢玩,来日方长。”

        血凤凰赤裸的挑明,小小的慎城还不足以阻挡他的脚步。

        威胁,就要扼杀于萌发中,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这就是家族带给他的认知。

        他转过身,轻声吩咐身边的随从,利息总要先逃回来。

        “你们几个跟随他,在乱坟岗地方给我废了他的双腿,别忘了取点东西。”

        “是......可是他……”

        “不用担心,这家伙被我一掌震断了几根肋骨,坚持不了多久,出什么事我来担当。”

        一句话,等于宣判了楚子河的死刑,保镖们自然就不在担心。

        几人告别了公子,调来一辆面包车尾随在身后,等待着伺机下手。

        “最终……”

        楚子河停止了远行,转身看向身后气势汹汹的几人。

        “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武者真的能凌驾在生命之上吗?”

        逃出虎口,却又入鬼门,这一句悲凉无力,又仿佛是再问自己!

        (本章完)

  https://www.lwxs99.cc/book/85131/307816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99.cc。格格党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