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齐门诡事 > 第十章 罗靖

第十章 罗靖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正午。

        躺在宾馆的床上,我浑身发冷,没有一点力气。这是阳气被吸食的症状。

        房间里没有其他人。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我的肚子上,我合上眼,大致梳理了一下昨天的事。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尯毒煞。一直都是那只夭煞和手指邪祟在作祟。

        夭煞的能力不如毒煞,它在用煞气压制那二人元阳之后,估计是让那手指邪祟帮忙,才能一直伤害两个人。

        所以,我破除了那股煞气,他们二人就恢复了;但又因为还有一个邪祟,所以人没有立刻醒来。

        而那手指邪祟,也许是和夭煞有关系的人,甚至可能是它的母亲。

        因此,夭煞在吞下手指后,才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以至于我的术法都不能将其镇压。

        奇怪的是,这两个邪祟都是老板养的。它们攻击我们也就算了,毕竟主人陷入昏迷,它们也就失去了控制。

        可是,现在看来,这夭煞还攻击了自己的主人,甚至要置他于死地。

        在我的认知中,夭煞的能力超过主人,就会开始反噬。

        然而,破除的方法也很简单,只要在它的本体上撒上至阳之物,这夭煞就会溶解。

        那老板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并且,他还想炼制一只尯毒煞……对,尯毒煞。

        这邪道,真是贪得无厌!

        他害了两个人不说,居然还想借助毒煞,来压制夭煞,这样两全其美。谁知阴沟里翻船了!

        一想到这儿,我不禁气血上涌,然而身体亏空,一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

        这时,我听到房间门一响。

        原来是姜琦。她带着一盒羊汤,看到我醒来,便说:“你醒了?看来林先生说的没错。”

        林君。去纸扎铺前,以防万一,我给他发了消息,让他过来。想不到他动作那么快。

        我勉强支起身子,问:“你们怎么样?没事吧?那个罗老板呢?”

        她搬来凳子,在我床边坐下,把羊汤递给我:“放心,大家都没事,叔叔他们也醒了。这汤是林先生做给你的,他们就在我家,一会儿回来。”

        我端着汤,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一口下去,满嘴都是诡异的中药味儿。

        我把汤放到床头,缓了一缓,感觉一股热流从下丹田处生出,流向身体各处。

        林君虽然一副不着调的样子,但专业水准还是很高的。

        “现在怎么样?”学姐问。

        “好一点了。”我如实回答,“罗老板呢?林君在看着他吗?”

        学姐垂下眼,道:“其实,我过来,就是想跟你商量这件事。”

        昨晚,林君灭除夭煞后,就让他们把我带回宾馆,自己则去了姜家。

        他们回到姜家时,姜叔叔已经醒了,正坐在桌子旁喝粥。

        也许是听到开门声,林君从卧室里钻出来,笑眯眯地邀请他们去看看老板。

        一行人进了卧室,只见本就瘦小的老板,现在更加的苍老。

        他的头发全都白了,眼窝凹陷,神情枯槁,一副大限将至的模样。

        “小朋友们,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号,但是,先听听他的话吧。”林君道。

        罗老板看到姜琦,笑了笑,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罗靖,农村生人,自小家境贫寒,十一岁时,被卖给了一个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道士。

        道士待他很好,将一身的本领倾囊相授,并嘱咐他要遵行正道。

        然而,好景不长。二十岁时,道士被邪道盯上,自此殒命。临死前,他拼命为罗靖打开一条生路。

        罗靖逃走了,但他也厌恶着只能逃的自己。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搜集邪道的消息。终于,三十岁时,他手刃了弑师仇人。

        那时,他已有倾心的女子。大仇得报的第二年,他们结婚了。

        日子平稳地过了五年。第五年时,他们的孩子出生了。

        然而,有一天他回家后,再没有听到妻子和孩子的声音。

        他们成为了邪道复仇的工具,血淋淋地倒在房子里。

        那一瞬,罗靖没有感觉到愤怒。他只觉得灰暗,无尽的灰暗。

        他和妻子恋爱的时候,他仍在不眠不休地寻找仇人。他也曾让她早早再找个良人嫁了,但她并没有离开。

        如今苦尽甘来,他们的孩子已经满月了,这一切又忽然破碎。

        一些细碎的、有关邪道法术的记忆,慢慢从他的脑海里浮现。

        罗靖失魂落魄地搬到了这个小乡村,也是他出生的地方。从那一日起,他便再也不是正道方士,也不再会什么奇门八卦,他就只是一个纸扎铺的老板。

        除了,身边养着两个邪祟。

        然而,随着他老去,他对这两个邪祟的制约愈加脆弱。尤其是那只夭煞,每每它在自己床边瞪着自己的时候,他都有打碎陶罐的冲动,但又怎么也下不去手。

        一天,他听说了同村人赵志强的死。

        心中的信念再一次动摇了。他要再祭炼一只毒煞,一只完全听命于他的毒煞。这样,孩子就不会闹了。

        可是,罗靖低估了夭煞的力量。这些年,他每天都怀着爱意饲养他的“孩子”,这只邪祟背负了过多的思念,能力早已超出他的想象。

        它察觉到了罗靖的意图。于是,夭煞在姜满身上作祟,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罗靖大惊,但既然它把姜满带到了赵志强的灵堂,他干脆将计就计,借这场闹剧,让赵家人把尸体葬在了自己指定的位置。

        谁知,这一举措彻底惹怒了夭煞。它反噬了自己的主人,逼迫另一个邪祟与自己合作,想慢慢地杀掉罗靖。

        这时,我们来了。

        姜琦说完,我们都沉默了。

        我爷爷教育过我,对待邪道,就要像对待邪祟一样,不得留情面。

        可是,罗老板只是用了两个邪道法术。严格来说,他也是受害人。

        “齐一平,林先生让我把他的原话带给你:罗老板自己已经无所谓了,如何处置他,让你自己想。”

        这是考题吗?我是林君的学生吗?

        况且,怎么处置……哪怕罗老板是货真价实的邪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置”啊。

        眼前浮现出了那个男人笑眯眯的脸。羊汤的味道再次涌上喉头,惹得我干呕了一下。

        镇定,镇定。我努力平复心情,问道:“那个,罗老板,有没有利用邪祟做什么害人的事?”

        姜琦一愣,显然没料到我会问这个问题:“嗯?没有。他说他开了纸扎铺后,就金盆洗手了。”

        我想再思考思考,可脑子一动,就感觉气血亏损,晕头转向。

        那口汤的效力要过了。

        我只得说:“你回去告诉林君,我不知道什么罗不罗老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板的,别指望我相信他的瞎话。这次就是两个邪祟在村里闹事,咱们已经解决掉了。完毕。”

        学姐又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是什么意思,惊喜地道了声谢,便出了宾馆。

        我强忍着那股味,把剩下的汤喝了。

        暖洋洋的感觉自丹田流向四肢百骸,我一下子只觉得困,又睡了过去。

        又躺了一天。中间好像醒来过一次,我看到雀儿在换衣服,迷迷糊糊地就问:“雀儿,其他人呢?”

        他努努嘴,道:“陈钰在隔壁,林君说他有事,已经走了。姜琦在家,罗老板……把店关了。”

        “关了?那他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但是他关店之前,让赵家把赵志强的坟迁了。”雀儿说,“其实,我还挺惊讶的。你一个那么死板的人,居然也有灵活的时候。”

        我还是困,便不再计较说了什么,回答道:“灵活?死板?我只是做了我觉得对的事……况且,我还能做什么呢……”

        说着说着,我就又睡了。

        踩着假日的尾巴,我们回到了学校。

        和班长一样,我这阳气亏损的状况持续了一周。

        这一周里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大事,除了姜琦给我们带来了一本老旧的笔记。

        “这是罗老板让我转交给你们的。”她说。

        我翻了翻,里面是他的毕生所学,还有一些邪道人士的名单。

        这名单里大部分都打了叉。有一个叫“张子瑜”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因为,我曾听爷爷提起过她。

        这个叫张子瑜的女子,似乎在他们那辈很出名。她是一名咒术师,被她诅咒的人,最终都会流血而亡。

        然而,当我问起她的下场的时候,爷爷摇摇头,说她失踪了。

        现在,这张名单上,她的名字也没有被打叉。

        我想了想,将名单复印了一份,寄给了林君。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淡。班长在征得我同意后,把我们的经历发到了网上。

        反响很小,但却意外地为他收获了一份爱情。

        每天看到他捧着个手机不亦乐乎,学习都上去了,我都有种高兴的感觉。

        希望他就此远离我,和我身后的光怪陆离吧。

        而我,是逃不脱的。

        将近期末的时候,雀儿忽然给我发消息,说他们学校出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图书馆里的书,不知道被什么人夹了东西进去。

        那是一种纸片,上面画着一条舌头。

        这舌头的画风,有时写实,有时则像儿童画。

        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有人复习走火入魔,开始搞行为艺术。

        然而,没过几天,学生们就发现,连雕刻室都有那种“舌头”的塑像。

        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是满墙满地,就连时钟里的指针,也被人改成舌头的模样。

        但是,查看监控,又没有发现犯人。只是在某个时间,监控卡了一下,然后教室就换了个样。

        这件事在学生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雀儿的学校还挺有名的,为了不让外教知道,校方现在勉强把舆论压了下去,并高价悬赏犯人。

        “你不会想赚自己学校的钱吧,”我说,“你家不是不缺钱吗?”

        “是不缺钱,”他在对面回复,“主要是,我的画纸,也不知道被谁换成了‘舌头’。”

        (本章完)

  https://www.lwxs99.cc/book/85263/307817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99.cc。格格党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