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离心记 > 第九章 学院选拔

第九章 学院选拔

        随后的几日,卫见每日上午学习学术,下午去学院靶场练习枪械,晚上修炼原力,几日下来枪械的使用越得心应手,修炼也日渐熟练,终于学院选拔之日如期到来。

        因这一次世家校阅由各学院组织,从圣昭颁布那日起学子们报名意愿特别强烈,几乎每所学院都有近千支队伍报名,看着疯涨的报名数量,8所学院高层也是伤透脑筋,随即私下商定,以队伍内必须有世家子弟组队为由,每所学院定下20支队伍参加选拔标准,教学院忐忑的把报名队伍上报,见皇宫内未传来反对声音,便如此执行。

        朱雀街学院练武场内,20支队伍,100人正列队听着台上学院教习介绍本次选拔规则。

        “本次选拔分文试、武考两场,文试今日上午举行,有史、政、理三卷,武考下午举行,有射击、武校两场,每场测试都有团队积分,并且每场测试成绩需要去掉最高、最低分只选中建三人的成绩算平准,积分最高前三者进入最终的世家校阅!都听清楚了吗?”,教习环顾四周,听台下100人齐声答事,便宣布,“各队依次按号牌入座,笔试现在开始!”

        卫见小组五人文试座位都已打乱不在一起,但队伍里有卫见、诸葛笙迪年级的学术成绩前三中的两位,并且高冲此人学术成绩也是不错,即便是去掉最高,剩下楚来仪、诸葛笙箫二人就算再差,在学术向来不擅长的世家队伍中积分也不会太低。至于武试,便更不用说。

        这次文试历史卷中,出现了多处以贫民、寒门为国立功事迹为基础的试题,卫见对“削贵起寒”一事早有耳闻,卫见对此也不多想,安心答题。上午三卷考试完毕,几人集合一同去食堂就餐,一路上楚来仪眉飞色舞,吹嘘着这次准备充分,解题是一路通畅,疑难点是如有神助,让其余几位下午对其成绩拭目以待。

        吃完,略做休息,小组五人继续参加下午的武试,果然到了强项,20支队伍众多选手脱颖而出,射击场,满环选手居然就有40位之多,要知道此次射击比试用的是帝国基础1级原力枪,不带任何辅助工具,并且各学子等级都未超过3级,自身也没有特殊的能力,如此条件下能打出满环,只能靠勤能补拙,可见各世家在武力值方面深有底蕴。好在卫见队伍中除了诸葛笙迪9环,诸葛笙箫6环外,其余三人都是10环,积分不会低。

        最后一轮武校,为守擂模式,由三个队伍率先守擂,其他队伍自选夺擂,虽说此法存在第一个队伍吃亏的情况,但学院参选的20支队伍本就存在实力差距,实力较强的队伍更不不在乎这点小亏,当即便有三支队伍站上擂台,卫见小队便是三支队伍之一。眼见卫见小队实力强悍,双方差距实在太大,整个武比居然没有一支队伍前来功擂,最终武校在卫见五人目视其他两处擂台决出队伍排名后落下帷幕,至此学院选拔全部结束。

        依旧是上午宣讲的教习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宣布了各队的积分,以及总积分排名,不出意外,卫见小队夺得学院积分第一,其中文试部分,卫见小队成绩最差的居然不是楚东仪、诸葛笙箫二人之一,而是高冲。

        文试总分300,卫见285,诸葛笙迪280,诸葛笙箫270,楚东仪245,高冲240。诸葛笙箫的分数出乎卫见意料,先前卫见只当他是个口含金钥匙的豪绅小少爷,过来镀金,不曾想如此年纪就能取得这样的分数,属实有点学霸的味道。

        但当听到楚东仪分数后,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众人见楚东仪洋洋得意,甚至表现出一幅高深莫测之意,就连嘉宾席的领导在听到成绩后也多看了他两眼,练武场围观的学子也是议论纷纷,想必抄袭作弊之类的流言明日便会四起。惊讶之余,卫见又看了一眼楚东仪,自从义父楚平川出征后,楚东仪日常似乎沉默了些许,他坚信楚东仪是不会为了区区分数做作弊之事,想必是他确实花了功夫吧!但区区几日就能提升成绩至此,卫见依旧感觉匪夷所思。

        最终代表朱雀街学院参与此时世家校阅的三支队伍分别是卫见小队、豪绅赵家的小队以及贵族方家的小队,在宣布完获胜小队过后,朱雀街学院朱伯儒院长又宣布今日起,学院原力修炼室、枪械室、靶场等场所暂时关闭对外开放,专供入选队伍训练使用,以冲刺下个月的世家校阅。说完,朱院长清嘘一声,仿佛如释重负。

        学院笔试结束当晚,诸葛家族一处大厅内,几道身影正在交谈,诸葛笙迪向父亲讲述着今日选拔种种见闻,诸葛笙箫斜坐一旁漫不经心的听着,手上却摆弄着茶几上名贵瓷盏,片刻,诸葛权衡听完女儿讲诉,慢悠悠,放下茶盏说道,“教学院这次怕是画蛇添足,适得其反了!试题中出现多处贫民、寒门为国立功事迹是否能取悦宫里那位犹未可知,但明日各家族私下势必会给其先戴上溜须拍马的帽子,倒是楚家楚东仪小辈能考取240分确实出乎意料!”

        诸葛笙箫见父亲有夸赞楚来仪之意,插嘴道,“那个楚大熊有什么了不起的,比我多学了几年,还不是没我分数高!说不定这个分数还是作弊得来的!”。

        被幼子顶撞,诸葛权衡也不生气,转问诸葛笙箫,“近些日可留意楚东仪那小子在学术课上有什么反常之处吗?”。诸葛笙箫思考了片刻,答复道,“未曾注意,只是感觉跟往日都一般无二吧。”出完,诸葛笙迪停顿一刻,追问道,“父亲,为何你如此关注楚家这二人?先前让我向卫见发起组队邀约,这次又对楚东仪成绩关心?”。

        “你无须多想,出征虫洞乃近些年帝国第一要事,事关楚平川,为父不过是多问一嘴罢了!至于先前让你邀约卫见,也是从你口中得知,明面上楚东仪是楚家大少爷,实则二人是以卫见意见为准,如此也省去你一番口舌。”,说完见女儿仍有疑惑,也不再做解释,又叮嘱了几句好好准备世家校阅之事,便

        (本章未完,请翻页)

        唤二人下去休息。

        皇宫御书房内,凯陛下正在翻阅教学院呈报的事关8座学府的选拔简阅,看至大半,冷笑道,“这教学院的老家伙们不愿得罪各豪绅贵族,私下制定好参选队伍入选规则,又怕妨碍新政得罪朕,便在出题上溜须拍马一番,倒是群左右逢源的老狐狸!”。说完,继续翻阅下一本简阅。

        正坐凯帝对面是一位黑袍老者,此时正闭幕养神,对凯陛下言语无动于衷,仿佛老僧坐定一般,倒是站于凯帝身侧的老太监,眼神来回扫视,见黑袍不说话,小声说道,“陛下,依老奴看,教学院大人们此番也未必是坏事,想那些豪绅贵族们盘踞帝都几百年,根深蒂固,自家的利益网早已是盘根交错,但日前楚将军出征虫洞,那天价的军费早就让各家族出了一次大血,如今还没缓过神来就要自削财路,此事要是逼的狠了,怕是操之过急,内生忧患啊!老奴自知陛下日理万机,私下里又为新政费尽心血,如此勤勉不输历代先王,陛下切不可为了此事劳累了心神,龙体受恙啊!”

        陛下“凯”今年四十五岁,正值执政盛年,身边的老太监刘公公自十几年前登基起就一直待在他身边,深受“凯”信任,对太监方才言语,“凯”不做评价,刘公公也深知陛下脾性,见陛下不语,也就退去身侧,后者退身之际还不忘偷偷打量黑袍一眼,见后者依旧闭目养神,场面便陷入沉默,待陛下“凯”看完手中简阅,合上简章,思索片刻后抬头朝对面问道,“老师,新政乃是你多年前便提出,校阅一事也是你月初力荐,如今时机恰好,你可有何建议?”

        被“凯”陛下称为老师的黑袍老者睁开眼,说道,“陛下心中所想便是下臣所荐!”

        似乎是得到老师支持,“凯”陛下一下来了精神,振奋道,“那好,既然下面的人还在揣摩,那便让他们痛上一回,彻底明白朕的决心!”,说罢便命人前来听旨,刘公公站于一旁,听完陛下口谕,见到陛下如此决然,深知陛下动了正怒,便抬手道,“陛下,此次校阅不如就由老奴前去督战,一来老奴代表陛下去往前线,下面的老爷们见此定当会全力以赴,二来此次参加校阅这毕竟都是帝国的未来,如此仓促部署怕是军部强者也不能及时调动,老奴前去坐镇,谅那些黑暗杂血们也不敢有所动作。”

        黑袍国师闻言看了陛下一眼,附和说道,“陛下,如此也好,此次刘公公前去,必定万无一失!”。

        随即“凯”陛下答道,“如此也好。”

        次日,陛下再次下旨,原世家校阅皇家园林狩猎改为起源大陆矿点争夺,同时今年各学院政绩评语挂钩此次校阅各队伍的最终结果,也就是说,明年各学院的预算费用的多少就看这次世家校阅了,此旨一处,豪绅贵族立马骚动,教学院以及各学院后知此前之举触犯了陛下而忐忑不安,整个帝都一时间又热闹了起来!

        (本章完)

  https://www.lwxs99.cc/book/85281/307819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99.cc。格格党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