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穿书后我被迫当了皇后 > 第285章 来气死他的

第285章 来气死他的

        大神宫的刑讯部,比南里司要豪华的多。

        里面的吃喝一应俱全,而且特色还不少,裴卿允路过看到了奶饼,又拿些来给苏凉吃。

        司景洵如今四肢被打断,只能被提着奇金线出来。

        疼,疼的痛不欲生,每时每刻都只想要死了解脱,但看到裴卿允掰开饼子,一手拿着水一手拿着帕子的模样,居然一下觉得……心更疼。

        尤其,看裴卿允那身灰袍和一尘不染的白发,

        那一刻,竟是想抬起手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

        可他手是断的,且,低头扫了扫身上脏兮兮的囚服,便是只低下头。

        “说吧/”

        裴卿允语气淡淡的。

        期间看也不看司景洵,只是苏凉吃着吃着,就看向裴卿允,睫毛上下垂了垂,然后她看他肚子又去看糕点。

        裴卿允便是会意,自己也吃了两口。

        在苏凉满意赞许的眼神中,又吃了两口。

        嗯,明明两个人什么也没说,

        可单单这种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要干什么,你要我干什么。

        而最后对视一眼,苏凉眼底的笑意,更是让司景洵的心,碎的一地,拼都拼不起来!!!

        这边裴卿允吃完了,才是冷冰冰的看向他:“你——”

        还没说,被司景洵打断,却不是看他,而是看的苏凉,“苏凉。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骗我的。”

        苏凉也吃饱了,正用裴卿允的帕子抿唇擦嘴,擦嘴的手顿了顿,她才抬起头,“谁骗你了?”

        司景洵眼睛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她:“就是你,你明明不喜欢我,可是你却一直装作喜欢我的样子,在我身边,陪我度过那样美好的时光……”

        美好的时光四个字,听的裴卿允脸色不善。

        他和苏凉分开的时间不多,少有的确实是和司景洵在一起。

        纵然面具遮挡着,他的气息苏凉也感觉到不太对,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没想到的是,被他犯握住,“无碍……”还想说那都过去了什么的宽慰她,结果,怕她心口疼。

        纵是她说了没那么疼,可总归还是疼的。

        可有这两个字,苏凉就觉得很值了,而且:“那并不美好。甚至恶心。你到底说不说尸骨的下落?”

        要不是为了这尸骨的下落,苏凉是来都不会来的。

        司景洵也能感觉到,可是:“无所谓你恶心不恶心了,反正对我来说是我人生中少有的美好。其他女人,我真不放在眼里……”

        苏凉:“……”顿了顿,才是一句:“嗯,毕竟你眼瞎,放不下人正常。”

        她说完看了一眼裴卿允,眼眨巴眨巴:怎么样?怼的厉害吧?

        裴卿允没看她,只是在观察司景洵,试图找到一点答案——

        他到底知不知道真相的答案!

        结果,是看不出来。

        司景洵现在有点疯癫。

        苏凉不理他,他就自言自语的,“是我说听信了你是妖女,不让你进城门时候吗?还是我打你的时候?还是南疆时我利用了你?可裴卿允也利用过你啊……”

        神国一战,虽然司景洵没有  亲自过去,可是也总有眼线知道一些情况。

        事到如今,苏凉再想起那时,也并不觉得多……虐。

        没办法,裴卿允就是那个人设啊。

        而且自己也的确安全回来了不是么?

        “还是苏——”

        司景洵那边还在说,而被旧事重提的苏凉多少有点烦的,“大人,我看他今天是不肯说了,我们先走吧。”

        苏凉没说完,后面司景洵突然就道——

        “只要你回答我!我可一并告诉你,苏嬷的尸骨在哪!”

        “苏嬷的尸骨,我也挖走了!”

        苏凉瞬间如遭雷劈,一下转过身去,“你……说谁???”

        司景洵起初一愣。

        接着就从裴卿允突然握拳的手和苏凉的表情里领悟了什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裴卿允,你别说这种事,你也瞒着她?”

        裴卿允想过有一天要告诉苏凉苏嬷睡过去的,但……一下就这么多事,一直没来及。

        而苏凉的呼吸瞬间有点不顺。

        怪不得她中间几次说要去看苏嬷,裴卿允都没搭理,

        她下意识的想去看裴卿允,却还没鼓足勇气,听司景洵又是哈哈笑道:“你啊,不知道的还多着呢,他瞒着你的,可多呢……你都不知道他欺骗过你什么!”

        司景洵还想说点挑唆的事儿,

        结果,苏凉突然怒斥:“你tm闭嘴!来人!把他嘴堵上!”

        裴卿允多少……有点慌。

        毕竟是隐瞒,是欺骗。

        他人生里没遇到过这样情况,便是遇到了……

        骗你又如何?

        可对苏凉,就不能,也不知怎么说。

        苏凉虽然看不到裴卿允的表情,可从他突然撤回的手,握拳的程度来看,也是完全能理解他为什么隐瞒。

        “是怕我难过吧。”苏凉主动过去拉住他的手,“我都懂。”

        没想到的是,裴卿允蹲下来,声音沉沉的:“可究竟是骗你了  ……而且你也问过我很多次。”

        苏凉不由自主的抬起手摸着他的狐狸面具:“不怪你。”

        她说完,司景洵就疯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生气!为什么他都这样了!!你还是不生气!为什么!!!”

        司景洵很崩溃,但是四肢尽断,能做的只有嘶吼。

        裴卿允面具后的眼底有一丝丝杀意掠过,可紧随又是道:“苏嬷尸骨何处。”

        他骗了她的,总要给她讨回来点什么。

        但听在司景洵的耳朵里,就——

        离谱!

        愤怒!

        什么玩意?他们两个,各自不问该问的,苏凉问他哥哥和娘亲,他就问苏嬷!!!

        他们是来气死他的吧?

        下一秒,气死他的裴卿允突然过来,直接把奇金线拉到最高,瞬间的痛,让司景洵直接就惨叫也没有,就——

        昏了过去!!!

        苏凉:“……”

        舔了舔唇瓣,才是小声说:“那个,大人啊,关于这个奇金线,不能这样,昏过去,就没意思了。你得这样——然后这样——再……”

        苏凉,一个被奇金线折磨了好多天的人,对这个怎么操作才最疼,真是非常了解了!

        却是没等她说完,突然面具后的人摘了面具,直接用唇封住了她的唇……

  https://www.lwxs99.cc/book/87127/307819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99.cc。格格党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