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在卡牌世界当外挂 > 第三章 湘西赶尸(3)

第三章 湘西赶尸(3)

        脑子还没清醒,徐恪就感觉手腕一阵刺痛,原来是一只孩童大小的小僵尸,咬在他手腕上。

        是只低级的白毛僵尸,徐恪不慌不忙的祭出镇尸符,咬破指尖,鲜血喷到符纸的那一刻,隐隐有金光闪过。

        徐恪想要看清符纸的纹路,谁知脑中又是一阵刺痛,自己竟然飘在空中,地上散落着大块的碎肉,戴着玉冠的头皮,血淋淋的承在供桌上。

        这是……先前自己穿的那人的血肉。

        “许志,你不该来的”

        听到这声音,徐恪又晕了过去,等再次醒来,他用力眨了眨眼,这是又穿了。

        鼻息间呼出热气,脑袋沉重的抬不起来,徐恪用手擦过鼻子,竟然流血了,要是别人看了徐恪,定然大吃一惊。

        因为他不仅是鼻子流血,甚至七窍流血,脸部的每个毛孔都不断的渗出血迹。

        徐恪不知道,他进入大厅,“我是邻村的许二郎”

        他声音清朗响亮,身姿笔直,忽略一脸血,还是个翩翩公子。

        “我来金坝村找人”

        徐恪看到一个姑娘,蹲在小小的屏风后面,探出头来,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只是皮肤泛着青白。

        “公子……我叫小娘”

        少女的嗓音沙哑,嘴唇不自然的扯动着,仿佛许久没说过话

        但是徐恪却感受到灵魂被大力的拉扯,愤怒,怨恨,不舍几种情绪疯狂的交织,许二郎的灵魂在排斥他,还是……在排斥这个女孩?

        ……

        “大哥…大哥,你没事吧”

        徐恪曲起手指,指腹划过粗糙的床板,才松了一口气,“我躺了多久了”

        “也就一个下午”

        “我去给你打水,你脸上的血呲呲往外冒,我差点以为你醒不过来了”蒋希然半开玩笑的说。

        可徐恪知道,他差点就被许二郎残留的意识吞噬了。

        “我知道那个有关佛像的一些事”

        蒋希然面色凝重,举起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徐恪立马噤了声,床板忽然出现一片阴影。

        包头的是个长发妇人,她的胳膊像水管一样细长,尖厉的指甲滑过窗纸,一个血红的眼睛陡然出现在窗缝。

        “嘿…小一…不要躲了,惊到客人就不好了……”女人低哑的声音穿进屋内,两人的面色都不太好看。

        蒋希然轻手轻脚的挪回床底,向徐恪比划手势。

        我的包,在床底,里面有笔,纸。

        刚弯下腰,一只青白的手从床底伸出,“吧嗒,吧嗒”

        徐恪僵直着身体不敢动,床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四肢着地的攀爬着。

        蒋希然两只手举在头两侧,保持半哈腰的姿势对着床底,看着十分滑稽。

        这样下去小鬼估计要爬到蒋希然身上了。

        死马当活马医吧,徐恪心一横,从身侧背包里掏出一个铃铛,

        “叮—零零—”

        小僵尸全是眼白的眼睛禁盯着徐恪手里的摇铃,脖子扭曲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给……我”他凄厉的喊叫着

        “蒋希然,开门!”

        门开的那一刻,徐恪奋力一扔,摇铃砸在门槛处,又被高高叹气。

        小僵尸怪叫一声,飞快的爬出了屋子。

        “呼——”

        蒋希然后怕的拍了拍前胸,再三确定了床下除了包没别的东西,就拿出了纸和笔。

        [出任务后,加个好友768xx]

        [怎么加?]

        蒋希然握笔的姿势

        (本章未完,请翻页)

        顿了一下,脸憋的通红。

        “现在应该没人监听了,你说吧,正好我还有些事要问你”

        “肖兄,你随便问,你算是救了我一条命,只要兄弟能办到的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罢他又挠了挠头,不自然的说,“我觉醒的天赋是神识系,你知道僵尸不是丧尸,它没脑子的……”

        徐恪点点头,蒋希然把他从堂屋安全带回来,他就知道蒋希然能力很强。

        “你是怎么领取到任务的”

        “觉醒者大厅,你成为觉醒者之后,就能领到任务了,你应该是时间回溯系觉醒者吧”

        徐恪没摇头,也没点头,他继续问,“没成为觉醒者呢”

        “死了”

        猛然听到这两个词,徐恪还没反应过来,他经历的死亡并不少,面对村口断腿女人的求救也能做到熟视无睹。

        但是这种死活全凭运气,着实让他惊到了。

        “有的人觉醒的异能很鸡肋,但是是觉醒者,就不会被系统抹杀喽”

        “就比如乔燕”

        看到徐恪投来疑惑的目光,“你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呢,那个脑袋上长兔耳朵的大胸妹子”

        徐恪无语,到了恐怖世界还想着不健康的东西,也不怕yy的时候萎了。

        “你是怎么进入这个世界的”

        “在原来的世界死了就来了呗”

        “当时我飚赛车被另一个跟我不对头的人撞飞后,脑袋上立刻出现了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阎王殿二十四门?”徐恪试探道。

        “你记错了,是噩梦二十四门,就像天降buff一样”

        “你在现实世界还是个公子哥阿”

        “不过是吸着父母血的寄生虫罢了”蒋希然摇头。

        接着又兴致勃勃的讲起来

        “然后就出现了两个选项,你要是选择进入,就可以获得想要的一切”

        徐恪听完后就沉思了,他需要慢慢消化知道的信息。

        门外忽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是我,赵如敬”

        屋内两人屏息凝神,是真的赵如敬吗?

        “天…天王盖地虎?”

        敲门声顿了一下,似乎有些无语,“宝塔镇河妖……”

        蒋希然这才打开了一条小缝,让赵如敬挤进来。

        “我发现一条线索,但是需要人帮助”

        蒋希然把纸笔递过去,赵如敬没动,他看了看两人,沉吟出声,“你们有线索吗?”

        “写在纸上,互相交换”

        徐恪已经下了床,扶着矮桌坐下,赵如敬点点头。

        徐恪快速浏览着赵如敬找到的线索。

        村长被死兔引出堂屋后,去后山扫了墓,墓碑上写着:吾女小娘之墓。

        徐恪的就更为简洁:

        堂屋大佛体内有许志,许…郎父子血肉。

        写到许二郎时,徐恪明显感觉到一股怨毒的目光,他稍作犹豫,便把二字划去,看来许二郎这三个字是个禁忌。

        三人交换着看了,徐恪忽然想到村口那个破板子上写了字,梭小娘喜嫁二郎诶…这么说来,二郎的血肉被铸进佛像,小娘进了坟墓,任务的主线很可能是这对亡命夫妇!

        “明天上午,我去找你们,到后山”开棺。

        最后两个字,赵如敬用口型轻轻念出来。

        现在夜幕降临了许久,赵如敬必须快速回屋,谁知道热情的村民为旅客准备了什么呢?

        蒋希然和徐恪打了声招呼,边去别的屋子睡去了,这是村长特意要求的,两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如果强行睡一张床,会遭到屋子主人的不满。

        “吱—呀——”

        侧屋的门被关上,屋里的气氛凝重,有着潮湿的土味。

        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徐恪定下心神,“必须找几个保命的道具”

        他快速翻找肖匀的背包,里面有一个铁锤,一个巫蛊娃娃,还有各种瓷瓶罐罐。

        最大的道具可能就是一把伞。

        大天师施法都是靠念咒,近身就成了脆皮,连件趁手的武器都没有。

        徐恪思虑再三,放弃巫蛊娃娃,把黑伞插在床板和床头柜中间,堪堪能笼住半个身子。

        随后躺下,把大锤藏在靠内的一侧。

        做完准备后,徐恪忐忑的等待着鬼物的到来。

        “扣扣扣……”

        细微的敲门声想起,若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阿君,你约了奴见面,怎么不开门呢……”

        听到这声音,徐恪的眼神一瞬间呆滞,他机械的下了床,从地缝里挖出钥匙。

        “啪嗒……”

        锁被解开,“对!就是这样!”门外的东西声音有些癫狂,她的脸紧紧贴在木门上,“阿君,你舍不得我……”

        破败的门前后疯狂晃动着,烟尘四起,隐约还能听到指甲抓挠的声音。

        “不好意思啊,我上了八个锁……我可以从窗户跳出去,你可以从窗爬进来吗?”

        徐恪根本没中计,他和蒋希然早就推演了可能会发生的事,第一晚对任务者有保护机制,不是床,就是屋子,徐恪看到有敲门声传来,就知道鬼是进不来的,只能想办法引他出去,“我还以为是小鬼呢,原来是落花洞女阿,腿被砍掉了一半,爬的很辛苦吧”

        从堂屋到门口,果然有长长的一串血迹。

        “小娘,不会放过你的!!”

        徐恪没理他,打了个哈欠转身回屋,脚底好像踩着什么。

        徐恪立马弹起来,警惕的看着那团东西。

        屋内的温度顿时下降。

        “什么东西?”

        借着朦胧的月光,徐恪捡起来看,竟然是一段破碎不堪的红绸缎,中间还绣着牡丹!

        [恭喜210213任务者获得梭小娘的红绸]

        他猛然抬起头,床板上竟然有一个隐隐戳戳的人影,她手里也握着一段刺眼的红绸缎。

        徐恪瞬间觉得手里的东西烫手极了,许是感受到他的想法,床上端坐的人影看了过来。

        “你,娶我吗……”

        她的声音并不好听,甚至带着很久没说过话的沙哑。

        但是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个女鬼的实力明显比敲门鬼高,她能突破门的禁制,悄无声息的进入房间,但这只是第一晚,再强也不可能是大boss。

        “你走吧…我不会……”

        “噗——”

        话音未落,无数红色的丝线穿过他的腹部,她的手明明叠放在双膝上,像古时新婚的女子等着醉酒的郎君回房一样规矩。

        但是十个葱段似的指尖却套红色的丝线,丝线的尽头,则是他的腰腹。

        人死的时候,原来是感觉不到痛的,徐恪苦笑一声。

        半跪在地上,右手扒着窗沿,狠狠的盯着眼前款步走来的女鬼。

        她真的很从容,像开茶话会似的,一步一摇,微长的裙摆拖在地上,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徐恪。

        “别…杀我…”

        他此时已经说不出话了,嘴唇动一下都十分费劲。

        “我知道……二郎”

        (本章完)

  https://www.lwxs99.cc/book/87419/307817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99.cc。格格党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