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灵魂再生学 > 第13章

第13章

        坐南流村不算个小村庄,年轻人都出门闯荡,大都留下老人和妇女。

        丁胜男洗了个热水澡,浑身疼痛的他坐在床头,既不开灯也不睡觉,看着窗外黑黝黝一片,他还是无法相信今天的遭遇。直到无法顶住困意,他才躺下。

        睡吧,睡一觉就好了。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过闷热,丁胜男越睡越难受,只见他眉头紧皱,身子翻来覆去好不舒服,似乎,他做噩梦了。梦中好像有婴儿的哭声,他看不见是谁家的孩子在哭,他想叫人,可是不知怎么的,他可以“哇哇”张嘴,却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再看这个世界,它是黑的,安安静静的,仿佛什么东西也没有,仿佛世界终止了,唯一有的,就只有他撕心裂肺的呐喊,却无人能听见,连他自己也听不见自己说了什么。

        丁胜男猛然坐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额头上,背部满是汗水,刚换的衣服都浸湿了。

        “哇呜……”

        脑袋隐隐作痛着,突然听到有小孩的哭声从窗外传来,好像还不止一两个,还有大人们的嘈杂声。

        天亮了吗?丁胜男把窗帘拉开,好嘛!天哪里亮?还是黑麻麻一片。丁胜男拿手机看了下时间,也才3点多。打开门瞧瞧怎么回事,这下热闹了,只见家家户户都开了灯,手电筒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轨迹。

        “什么时候聚集了这么多人?”这是丁胜男的疑惑,看方向是广场那里,丁胜男赶紧换了身衣服,然后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阿华,怎么回事?”

        阿华是丁胜男的小辈,他听大人们说发生了不得了的事,他忙说道:“胜男叔,有鬼……”

        “鬼什么鬼,别乱说话。”

        这时走来一个妇女,他就是阿华的母亲,她示意儿子别乱讲话。要知道,在农村有些话是禁止随便说的。

        “咯噔!”

        听到“鬼”这个词,丁胜男预感不好。

        “胜男,胜男。”

        杂乱的声音传来熟悉的喊声,不用看也知道是嫂子小丽。没错,叫他的便是小丽,丁圣欣的母亲。此时丁圣欣被她紧抱在怀里,丁圣欣似乎被什么吓着了,萎缩在母亲怀里抽搐个不停,丁胜男好心痛,赶紧把她抱过来,不停安慰道:“别哭别哭,跟叔叔说谁欺负你了,我揍他一顿。”

        可是任由丁胜男怎么哄,丁圣欣就是哭个不停,多好的娃儿,谁给她吓成这样?

        这时,王真妹从祠堂回来,正要叫丁胜男起床,看见他赶紧喊到:“胜男,快,快去祠堂拜一拜祖先。”

        这时,她看见丁胜男嘴角破了一块,连忙问:“你嘴怎么了?”

        丁胜男自己都不知道,抱着丁圣欣不好动手,他疑问道:“我嘴怎么了?”

        小丽这时也发现他的嘴角紫了一块,她说:“你嘴肿了,你不知道吗?”

        “有吗?”

        丁胜男张张嘴,似乎是有点疼。

        王真妹:“快,快带小胜男去祠堂拜拜,今晚出大事了。”

        看她很着急的样子,丁胜男抱着丁圣欣往祠堂上走。路过大广场,发现那里也聚集了好多妇女,她们怀里也是抱着哭个不停的小孩。

        丁胜男忍不住问小丽:“小丽,她们怎么了,怎么抱着孩子在那站着。”

        小丽:“你没有做噩梦吗?”

        “噩梦?”小丽怎么知道他刚做了个噩梦?

        小丽:“今晚好多人被噩梦惊醒,连小孩子也被噩梦吓哭了。本以为只是简单的一个噩梦,谁知道出来外面才发现全村的人都做了个好恐怖的噩梦,吓得村长带着大家伙连夜杀猪杀羊杀鸡杀鸭祭祀。”

        怎么会这样?带着疑问来到祠堂,此刻祠堂跪着好多人,一群老人在前面念念有词,一群年轻人则在后面跟着念。有人拿出手机打电话,有人拿着手机拍视频,诉说今晚发生的事。

        他们不会注意到,在村的周围慢慢袭来一团团烟雾,宛如沙尘暴一样,等他们发现时,烟雾已经把坐南流村覆盖了起来,这可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人群顿时骚乱了起来。

        村长及一干人喊到:“大家不要慌,不要慌,赶紧给祖先磕头。”

        要不怎么说把生死交给鬼神的人最好骗了,叫他们干嘛就得干嘛。所以啊,这群人这么喜欢祈求他们的祖先保佑,那就让他们如愿呗,如愿见到他们的祖先。

        只见一具似乎会发光的东西突然重重地掉落在村民面前,你说它重重地摔吧,其实并没有一点重物坠地的那种响声,反而像一根浮毛落地一般轻,甚至带不起一粒粉尘。

        “啊!”

        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东西吓了一大跳,有人大着胆子走进一看,结果……

        “啊…鬼啊!”

        被他这么一吓,原本就处在不安的人更加惶恐,争相恐后的往外挤。而这当中,就只有丁胜男看出那是什么,他把丁圣欣还给王真妹,自己跑去查看他的情况。

        “丁胜男,你干什么,快出去。”

        丁胜男没有理会,很快来到他的身边,一看果然是他们的祖先丁阳。只是此刻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身上不时冒出点点星光,然后消散不见。

        “你怎么样,发生什么事了?”

        没错,凭空出现的就是他们丁家的一世祖丁阳,可是,此时的丁阳似乎失去了意识,又或者他已经濒临死亡,你看他的眼神是空洞的,真不知道是死是活。丁胜男想扶一下他,但是没有实体的鬼魂怎么能碰的着?

        “你是不是去过鬼谷山?”

        在丁胜男为丁阳叹息的时候,突然从黑暗中冒出三只鬼魂。丁胜男惊呆了,特别是看到中间那只,他穿着像个野人,身材魁梧,面无表情,可是他的双目让人看了第一眼绝不想再看第二眼。丁胜男哆嗦着手指着丁阳说:

        “你们是谁?是不是你们打伤他的?”

        此刻,人们已经挤出祠堂,他们不知道里面的情况。王真妹和小丽在外边喊到:“胜男,胜男……”

        从她们嘴里得知丁胜男在里面,有人提议要不要一起进去看看。就在他们刚踏出一步的时候,突然,一道黑影飞出来,接着是一道银光闪闪,还没看清楚,还没做出反应,只觉得身体突然一痛,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到一样。

        “啊……”

        再看现场,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东西掀翻在地,一个个摁着受伤的部位**。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人们惊恐万分,有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想站起来瞧瞧发生了什么,可是还没站稳,他们又被掀翻在地。

        “啊……”

        见没有再站起来的人,袭击者这才从黑暗的祠堂中露出来,与之相反的,则是大雾慢慢退去,并不是消散完毕,而是露出村子的原样,在村子的四周还笼罩着浓浓大雾。

        灯光下,人们看得很清楚,只见祠堂门口站着,哦,不!是飘着三个,也不对,是四个半截身子,浑身晶莹剔透的……鬼。准确的说是飘着三个,有一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见他不时有莹莹星光从身体发出,然后消失不见。在他的旁边,躺着已经无力反抗的丁胜男。

        “啊!鬼,有鬼……”

        不知道是谁惊恐地叫喊,右边那个鬼想再教训那个口无遮拦的人,结果中间那个鬼伸出手拦住他,用深不可遂的双眼扫视众人,然后声音古老又洪亮地说:“那个鬼叫丁阳,也就是你们聊以寄慰的那个一世祖,而这一个你们都认识。本来你们的祖先和另两神,一起守护你这一片人的生命,可是,这家伙今天却带人抓了你们另两个神。”

        然后看向丁胜男,威胁道:“告诉我,那帮人什么来路,现在哪?”

        丁胜男“咳咳”两声,看着似乎快要走到尽头的一世祖,什么话也不说。

        左右两鬼见他不为所动,不由的怒火中烧,其中一只再给他一脚,丁胜男瞬间飞出数米之远。它说:

        “问你话,别装聋作哑。”

        “咳咳……”

        丁胜男大口喘气,再来几下他怕是要晕了。见鬼那么凶,妇女们赶紧把孩子捂得结实,生怕等下丁胜男就是他孩子的下场。似乎也是,见丁胜男依旧装死,另一只鬼来到一个母亲面前。

        “你要干什么?”

        见它朝自己飘来,鬼都知道它要干嘛。

        “不要…”

        就在鬼要伸手抢孩子的时候,丁胜男说话了,他说:“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来路,白天我们刚祭祀完你们,然后他们让我带去鬼谷山。”

        鬼:“他们是哪人?”

        丁胜男:“他们说是从南宁来的。”

        鬼:“他们怎么会知道苦娃在这里?”

        丁胜男:“我也不知道,好像是他们抓了一个叫刘海的,才知道这里有苦娃他们的。”

        听到刘海,中间那只鬼眼睛突然射出一道精光,它沉闷着声问到:“他们把刘海怎么了?”

        丁胜男:“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也没告诉我过多的事。”

        鬼:“他们用什么抓走苦娃的?”

        丁胜男:“一种仪器,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一问一答,似乎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信息,鬼深邃的看着丁胜男,仿佛要把他看穿一样。许久,沉默了不知道多久,那鬼才说了一个字“走。”

        虽然两只鬼还有些意犹未尽,但也不敢说一个不字。就这样,随着它们离去,围绕在坐南流村的滚滚浓雾这才散去。确定它们已走,在各自家人的催促下,妇女们赶紧抱着孩子回家,今晚这事够他们好几天睡不着的了。

        现场还停留着一些年纪稍大的人,王真妹过去把丁胜男扶起来,虽然心有埋怨,但他是小叔唯一的儿子,可不能出了事了。再看丁阳,已经到了随时消散的地步,有一个老者不确定的问丁胜男:

        “胜男,这真的是……”

        丁胜男看着丁阳的情况,平静地说:“是的,他就是你们论族谱时经常提到的一世祖丁阳。”

        “哎哟喂……”

        老人们赶紧跪下来。

  https://www.lwxs99.cc/book/87620/308790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99.cc。格格党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99.cc